隐名股东请求获得股票 最高法判按股价给隐名股东财产

作者:

发布:2020-10-29 16:39:16

阅读:20

       案件进展:二审审结

       影响指数:五星

       案情简介:2008年,陈某将其拥有的大康公司2624.58万股股份中的190万股以190万元价格转让给荆某。2010年11月,大康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陈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但在大康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中,荆某未登记在该公司股东名册。2017年2月,荆某向湖南高院起诉,请求判令陈某向其交付大康公司股票,若无法支付股票,则支付相应的财产权益。湖南高院一审认为,陈某与荆某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真实有效,荆某要求陈某交付股票势必与大康公司首次公开募股已经行政部门审查确认的内容不一致,也与大康公司向社会公开披露的信息相悖。为维护大康公司首次公开募股的行政审查效力及对公众披露信息的确定性,判决陈某向荆某支付大康公司2859.12万股股票的相应财产权益(股票价格按执行之日价格确定,2016年6月30日之后产生的分红,转、赠股,配送股继续计算至执行之日止)。陈某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评析】

       《公司法》司法解释承认了隐名股东的法律地位,并对其合法权益予以保护。但隐名股东的存在和股份代持关系确实对公司的外观主义可能产生影响。法院在依法支持股权受让人获得收益的同时,驳回其要求直接取得公司股票的请求,既依法保护了交易双方的合法权益,也不会导致对股份转让市场秩序的负面影响,起到了良好的个案效果和社会效果,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目前,在公司纠纷案审理情况中,除隐名出资权利义务约定不明外,涉诉公司股权配置结构不科学、财产独立意识薄弱、不依法履行清算义务等均是酿成纠纷的重要原因。就此而言,应当理性设置公司出资、完善公司内部治理结构、重视公司终止制度,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公司的长远发展。

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阅读